德88中文网站_优德娱乐

优德88中文网站策略是找出有潜力成长为庞大的市场,优德88中文网站成为业内知名平台,优德88中文网站为娱乐者提供各种各样的投注服务.

“一生行迹似飘萍,版图万里任纵横;太行寺钟入戎梦,江淮荒鸡催晓征;年年长做异乡客,岁岁栖居吴越城;老家亲友半零落,缘何犹自思胶东?!” 1923年3月,峻青出生

后四句是他思念故乡的真情流露。  像一记重锤重重地敲击着我的心灵。后四句是他思念故乡的真情流露。  像一记重锤重重地敲击着我的心灵。发出如此喟叹喊出这样心声该是怎样一种滚烫炙热的感情。

    “对于故乡我有着一种特殊的感情。如果说有一种病叫作‘怀乡病’那么我是这种怀乡病的严重患者。”这是峻青在他的散文《乡情》中的一段话也是先生怀乡情结的真正写照。生于1923年的峻青今年已是95岁高龄我这个后生晚辈不揣浅陋试图浅析一下先生的“怀乡病”。  思乡成病何其重1948年春天峻青远离家乡随军南下加入到解放全中国的行列。  戎马倥偬步履匆匆。

  随着离家的距离越走越远、时间愈来愈久他思念家乡的“怀乡病”便与日俱增日益严重。1953年春天峻青回到了远离五年之久的胶东故乡。

      这是他成为专业作家后第一次回乡体验生活补充材料准备进行长篇的创作。怀着久别重逢的兴奋和喜悦峻青一头扑进了故乡的怀抱。随后峻青的创作进入一个丰收期他的思乡之情便经常流露在作品中。《沧海赋》《秋色赋》《烟墩》《梨乡小记》《蓬莱叙怀》《海滨仲夏夜》《故乡月倍明》等一大批脍炙人口的名篇佳作都是他抒发思乡之情的杰作。    “文革”期间峻青受迫害失去人身自在(其中被“四人帮”的爪牙秘密投入监狱达5年之久)他的思乡之苦无处抒发只能默默地压在心底。

  1976年春天从“四人帮”的监狱里放出来不久刚刚恢复有限的自在峻青作出的第一个决定便是:回故乡。

      20世纪80年代后随着禁锢的解除恢复了行动和创作自在先生压抑已久的“怀乡病”似乎又到了一个爆发期。

      1980年春峻青在《病中杂感》一诗中写道:“素怀乡心恋故土时有佳兴忆华年;久病愁闻秋夜雨频遣梦魂返故园。

      ”1983年中秋佳节之夜在烟台山下先生写下了激情洋溢的散文《月是故乡明》。他在文中写道:“真的这儿的一山一石一草一木都牵动着我无限的情思深深的怀念。每当我离它日久的时候我是那么思念它像思念着一个离别已久的恋人似的不比思念恋人还更胜百倍真是梦魂系之。曾经有过多少个怀乡的好梦那梦中的欢乐那梦后的怅惘……”1987年的春雨之夜峻青写下一首《风雨思乡》诗中写道:“江南草长鹧鸪飞却亿故园儿时姿;乡心宛似离巢燕每因风雨更思归。

      ”1992年春海阳县政府邀请峻青回故乡参加樱桃节。当时他正在上海华东医院住院因病难以成行便在病榻上赋诗一首———《海阳樱桃节感赋》:“卅年书剑滞江城楚山吴水伴浮生;文章草草皆尘土岁月匆匆半飘零;病久益感韶光贵人老倍增怀乡情;每闻故园春意好频频登楼望归鸿。”表达思乡之情。家乡的山山水水有头有尾藏在他的心底时常浮现在他的脑海中。

      1993年6月峻青勇往直前医生和家人的劝告抱病回乡参加第二届海阳樱桃节没想到第二天心绞痛频频发作不得不住院治疗在去往医院的路上先生透过车窗看到故乡的林寺山影赫然在望但却不能回村探望在缓缓而行的车上他默默地吟诗一首《望家山》:“飞车浴晖扬轻尘樱桃似火柳似茵;家山在望归未得顿使游子泪沾巾。

      ”思乡之情令人唏嘘。2005年岁末峻青在上海的家中又想到了家乡的林寺山写下一首《怀乡》:“当年万里赴戎机林山回首梦未稀;岁岁久做异乡客总觉异乡非所居。

      ”这年8月峻青回到故乡病情复发在毓璜顶医院的病床上峻青写下《烟台午夜听雨》:“岁岁频繁海边城故园风物总牵情;卧听胶东一夜雨足慰江南半生梦乡心不与年俱老痼疾却随日益增;安得扁鹊回春手踏遍齐鲁万千峰。”痼疾缠身的无奈期待扁鹊回春的夙愿“踏遍齐鲁万千峰”的期待赫然纸上。“啊怎么能不思念呢这生我养我的故乡它的风光是那么斯文。

      ”“啊故乡我的亲爱的故乡你给我的恩泽真是比天高比地厚比海深比水长。”“一想到这些我就全身热血沸腾激动不已。”在峻青的作品中思乡之情经常像喷射的岩浆散发着灼人的热浪。读着这些滚烫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先生一棵滚烫的心。20世纪60年代中期峻青在北京开会期间罹患心肌梗死住院拯救。

      此后随着年龄的增长心绞痛频频发作心梗的阴影时常笼罩着他。每次回乡他都随身携带一个急救药箱里面装满了急救药品。胸腔里安着起搏器血管里放着支架随身携带“小炮弹”(硝酸甘油)还有氧气袋等以备不时之需。即使病情如此严重仿效没能阻挠先生回乡的脚步他冒着生命危险一次又一次地返回故乡足见先生“怀乡病”病情之重。    追根溯源探病因思乡之情人皆有峻青缘何重此情?以至发展成为“怀乡病”?只有了解峻青经历的人才能理解他那浓得化不开的乡情。

  笔者尝试着从他的人生轨迹和行文着墨中捕捉先生“怀乡病”的病因。故乡是他生命的根基留下了血与火的记忆。1923年3月峻青出生于海阳市郭城镇一个偏僻的山村———西楼子村。

      从小过着饥寒交迫的生活当过放牛娃做过童工。时断时续的私塾完成了他的启蒙教育伙计(长工)屋、牛倌屋、盲人说唱给了他最初的文学濡养。1940年4月18岁的峻青加入革命队伍投入了血与火的斗争。

      家乡的黄土地上有他苦难生活的血泪;家乡的山山岭岭留下了他浴血奋斗的足迹。正是这含泪浸血的土地孕育出了他血浓于水的深情。在他的老家海阳市西楼子村曾有属于他的三间草房散文《乡音》、长篇小说《海啸》等名篇佳作就在这三间草房里完成的。在散文《月是故乡明》中峻青写道:“作为它的儿女我是故乡母亲的泥土。故乡母亲的乳汁哺育我长大成人。

      从一落地时起我就受到它无比的恩泽那清澈甘冽的昌河水曾经洗涤过我儿时的汗渍童年的灰尘。那高高岳立的林寺山曾经有我几度的端阳节时登临的足迹。”“而是我永铭难忘的是英雄多情的故乡人民在激烈的战争当中在危急的时刻曾经多次掩护过我拯救过我以仗义疏财守正不阿守正不阿的手给了我第二次、第三次生命。”也许别人无天理解只有峻青自己心里清楚。

      家乡留给他的东西太深刻太沉重。亲人的血脉流淌在他的血管家乡的山水养育了他的筋骨血与火的战斗岁月给他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这也许是他“怀乡病”最严重的病因也是他“缘何犹自思胶东”的症结所在。1945年春天在一次反“扫荡”中峻青和战友牟文在狗头岭上与敌人遭遇突围时峻青与一位民兵队长优异重围牟文壮烈牺牲。

      2001年秋峻青又一次回到故乡。

      此次回乡先生要了却一个心愿就是要到海阳狗头岭上去缅怀牺牲的战友。自知孱弱的身体已不能再登上狗头岭从上海出发时峻青专门准备了一架望远镜。狗头岭下峻青用颤抖的双手举起了望远镜深情地望着狗头岭上的一草一木久久他国放下。故乡是他生活的基地创作的源泉。他的许多名篇佳作取材于家乡火热的生活。故乡的一切已经融化在他的血液里已经渗透在他的行为中。

      峻青为数不多的长篇小说《海啸》就是以胶东解放区为背景创作的长篇小说。收在《峻青文集》中的30余篇短篇小说如《黎明的河边》《老水牛爷爷》《党员登记表》《马石山上》等大多是以胶东为背景或是自己亲身经历而创作的。散文创作亦是如此。

      著名的《秋色赋》《乡音》《故乡杂忆》《海滨仲夏夜》《故乡月倍明》等都是以胶东半岛为背景创作的。2001年在一次记者访谈中峻青深情地说道:“胶东是一块灾难深重的土地也是一块民风强悍的土地从参加抗战到四八年南下我有头有尾战斗在胶东这块英雄的土地上。

      我的许多作品都来自这块土地上的生活有的作品像《马石山上》《黎明的河边》等都是我的亲身经历。战争年代是胶东人民掩护了我是胶东的山水哺育了我你说我能对故乡他国深厚的感情么?!”在散文《乡情》中峻青深情地写道:“我是吃胶东水长大的对山东有深深的眷恋之情。”“父母生了我人民又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们的人民是多么好的人民啊!在战争期间他们流血牺牲倾家荡产全力支援战争甚至冒着生命危险去掩护和拯救自己的子弟兵。

      在十年内乱的风暴中他们又像战争年代一样顶着逆流冒着风险捍卫正义援助自己故乡儿女。这是革命老根据地人民的光荣传统也是中国人民的自豪。他是我创作的源泉也是我创作的动力。”乡情乡音缓病情1993年夏天我在烟台结识了峻青先生。20多年来先生每次回乡我都去探望偶然陪同活动。

      我是他“怀乡病”的见证者也曾试图梳理缓解先生“怀乡病”良方。以我对先生的了解和几次接待他的经历我发现乡情、乡亲、乡音甚至家乡的土产都是缓解先生“怀乡病”的良药是慰藉先生思乡心切的秘方。故乡的土地是缓解他“怀乡病”的良方。家乡的一草一木、一情一景都让峻青感到格外亲切。无论是顺境还是逆境故乡都在他心中。    1976年春天从“四人帮”的监狱里放出来不久刚刚恢复有限的自在峻青做出的第一个决定便是:回故乡。

      从那以后除了“文革”受迫害失去人身自在的l0年(其中被“四人帮”的爪牙秘密投入监狱达5年之久)他想回不能回之外几乎每隔一两年峻青都要回故乡走一走看一看。诚如先生自己所言:“从四八年南下后每隔一两年我总要回家乡走一走看一看。这些年尽管身体不好还是坚持每一两年回来一次呼吸一下家乡清新的空气听一听淳厚的乡音我的病仿佛好了许多。

      ”在散文《故乡杂忆》中他深情地写道:“现在我又看到了那远离了多年的乡亲那我从小就住惯了的山区特有的石头和茅草搭成的小屋子那崎岖的街道那在村庄上空弥漫着的含有松叶的香气和牛粪气味相混合的炊烟那熟悉的可爱的乡音那胶东人所特有的幽默和爽朗的笑声……这一切是多么使人感到亲切、激动啊!”2001年秋天先生又一次回到故乡。

      此次回乡先生有一个心愿就是在家乡过一个中秋节。多少年没在家乡过节了这一年的国庆节和中秋节又赶在同一天这让峻青特为专门开心。又回到了远离多年的故乡又见到了周全淳厚的乡亲家乡的一草一木都让峻青感到格外亲切:久违了故乡那热烘烘的土炕;久违了故乡屋檐下那呢喃的燕子;久违了清晨那高亢嘹亮的雄鸡报晓;久违了傍晚那袅袅升起的炊烟;久违了乡亲们那一张张亲切而陌生的笑脸……在家乡的每一天峻青都生活在浓浓的乡情中。

      这一年峻青在家乡乐不思归一住就是近一个月。天渐渐有些冷了峻青夫妇才恋恋不舍地远离故乡返回上海。回上海前先生在烟台作短暂停留我去看望他先生曾深情地回忆起此次回乡的感受:“多少年他国看到了多少年他国听到了。”那自命不凡的样子仿佛就在眼前。乡音是先生缓解病情的妙药。1962年他在散文《乡音》写道:“乍一回到故乡立刻就会听到许许多多亲切的熟悉的激动心灵的声音。

      这一些平时难得听到的声音对于那些离乡日久的人们来说有着一种多么神奇的力量啊!它就像一支你所熟悉而又好久他国听到了的乐曲开头的第一个音符就会激起你的热烈的情感引起了你的亲切的回忆。”1987年秋先生陪河南作家代表团赴浙江参观访问在新安江畔凭借乡音先生结识一位胶东籍的南下干部有感而发并赋诗一首。    家乡的土特产也是缓解先生“怀乡病”的食疗之方。

  在家乡无论住宾馆、饭店还是住亲友家他总是对家乡那些土得掉渣的土特产颇感兴趣。2003年秋我去上海出差想给先生带点什么知道先生喜欢家乡的土特产又值地瓜芋头收获的季节我便特地带了一纸箱海阳产的地瓜芋头送给先生。

      先生见后十分开心连声说道:“好好又吃到家乡的地瓜芋头了!”欣喜之情溢于言表。一次漫谈中先生随口说起一种叫做“起馏”的面食说不知道现在还有他国这种面食了眼神里流露期待的目光。

      我小时候也吃过这种民间的发酵面食酸酸的甜甜的横断面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蜂窝眼。我便在港城宾馆、餐馆甚至街头巷尾的小吃摊一路搜寻终极均以失望告终。直到先生远离烟台也没吃上记忆中的起馏。从那以后老人家对起馏期盼的眼神时常浮现在我的眼前。每念及此我的心头都会涌上挥之不去的遗憾。进入2018年峻青先生已是95岁高龄。    听接触过峻青家人的乡亲说春节前后一位海阳的乡亲获允探望先生。

  在医院的病床上已不能用语言表达情感的峻青握住乡亲的手那微微抖动的手指那泪光闪烁的眼神似乎还在表达一个“怀乡病”患者难以自已的心情。行文及此忽闻窗外燕叫声声仰望蓝天大雁结队南飞。啊南飞的大雁请捎去我对先生诚恳的问候、俊美的祝福……新闻推荐200亩古梨园结“新果”
海阳新闻家乡的大事、小事、新鲜事。在每一个深夜家乡挂心上用故乡情为你取暖陪你入睡。

  

Comments are closed.